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律師工作
律師工作
涉外律師解密中企走出去如何行穩致遠
發布時間: 2020-09-07 16:05      來源: 法治日報
【字號:
打印

◆ 律師服務應貫穿企業走出去全程

◆ 調解或仲裁國際商事糾紛最劃算

◆ 學會遵守掌握國際商事仲裁規則

◆ 重視培養企業合規文化防控風險

◆ 轉變觀念尊重涉外律師專業意見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子陽

法治日報見習記者 張守坤

“近一年來,我們懷著真誠的態度,尋求跟美國政府溝通,針對他們所提出的顧慮提供解決方案。但美國政府罔顧事實,不遵循正當法律程序,甚至試圖強行介入商業公司談判,我們宣布正式通過訴訟維護權益?!苯?,字節跳動發布聲明,正式起訴美國政府。

8月3日,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理由,要求TikTok(抖音海外版)出售給美國企業,否則將被禁止在美國運營。從科技企業華為、中興、??低暤?,到互聯網企業昆侖萬維和抖音海外版,越來越多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同時,面臨諸多法律風險。

中國企業面臨法律風險時能夠通過哪些方式救濟?如何從被動化解到主動防范?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呂紅兵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時說,中國企業在海外發展業務難免碰到各種法律風險,個別國家政府動輒采用所謂“法律性的手段”叫停交易、不予批準、強行收購、逐出市場、干預經營,中國企業不僅要“潔身自好”,也要善于運用法律武器,未雨綢繆、時時防范,才能行穩致遠。

海外投資風險增大

8月21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作出針對中國無人機企業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的“337調查”終裁:不會發布禁令。時隔兩年,關于大疆及其關聯公司在對美進出口或在美銷售的無人機及其組件侵犯其專利權的指控最終被否決。

對大疆公司的調查結果令人欣喜,但很多企業卻沒有那么幸運?!?37調查”幾乎成為中國企業進入美國市場永遠的痛,很多企業被打壓后在美國市場一蹶不振,有的甚至銷聲匿跡。

美國科文頓·柏靈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冉瑞雪律師說,以前,中國企業“出?!?,知識產權常常是弱項。中國企業應該提前在目標國家或地區進行專利布局、購買相應的專利等,或者采用規避設計繞開相關專利,產品再走出去。

除了知識產權方面的法律風險外,近年來,中國一直是企業遭受反補貼和反傾銷調查最多的國家。

“在貿易保護和管制措施方面,中國企業受到的壓力也在不斷加大。以反傾銷反補貼這類貿易救濟措施為例,美國、歐盟針對中國的調查裁定的傾銷稅率和補貼稅率畸高,而中低端制造業沒有這么高的利潤支撐這些關稅?!眹坡蓭煟ㄉ虾#┦聞账芾砗匣锶它S寧寧說。

呂紅兵告訴記者,中國企業走出去所到的一些國家法律制度并不完善,執法隨意性和變化較大,或者通過頒布法律對境外投資者的跨國并購投資設置特別條件和程序予以限制,導致企業的海外投資風險增大。在這個過程中,律師作為企業的貼身服務者,最了解企業的投資需求,最理解企業的商務戰略,最懂得企業的治理結構,最知悉企業的風險防范。因此,律師的服務不僅在事后,更要在事中和事前。

國際仲裁漸成首選

“我曾經代理一家大型國有化工企業應對新加坡國際商事仲裁案,對方指控中國企業抄襲其公司的技術秘密,要求賠償數億美元的損失。中國企業聽取了律師的意見,及時、完整地披露書面證據,最終以較低的代價迫使跨國公司和解?!边@場中國高端制造企業在國際商事仲裁中難得一見的“大勝仗”,讓天同律師事務所律師顧嘉至今難忘。

面對可能出現的跨境商業糾紛,如何做好參加跨境爭議解決的準備成為很多中國企業的當務之急。目前,跨境爭議解決基本可以分為外國法院訴訟、國際仲裁、國際調解和解3種。國際仲裁憑借其獨有的優勢,成為中國企業解決國際商事糾紛的首選。

“在外國法院訴訟,平均結案時間在15個月以上,一個官司拖個兩三年太正常不過了,還需要支付昂貴的訴訟費用,有時贏了官司輸了錢。因此,我會建議客戶通過調解或仲裁的方式解決?!北本┚熉蓭熓聞账泵婪墒聞罩行闹魅胃队⒄f,在外國法院進行訴訟,即便案件勝訴也面臨執行難問題。

“國際商事仲裁是中國企業常用的跨境商事爭議解決方式,仲裁裁決可以在《紐約公約》160多個締約國得到承認與執行,而境外法院生成的民商事判決很難得到承認與執行,除非有兩國之間的雙邊民商事承認與執行條約或者雙方法院之間曾經根據互惠原則承認過對方法院的民商事判決?!备队⒔忉屨f。

盡管在爭議的解決方式上中國企業多以仲裁為優先選擇,但仍面臨敗多勝少的尷尬局面。

“在合同談判過程中,一些中國企業更多關心合同內容本身,壓根不考慮仲裁問題,仲裁機構、仲裁地選擇隨意,經常是協議模板怎么寫就怎么簽。殊不知,有心的對方已經趁機埋好伏筆?!备队⒏嬖V記者,締約階段不重視合同爭議條款的選擇、爭議產生后不參與仲裁程序、不熟悉仲裁規則等因素,都是導致中國企業勝訴率低的原因。

顧嘉坦言,在很多跨境商事合同中,中國企業都簽有仲裁條款。然而,一旦遭遇國際商事仲裁,有些企業卻將國際商事仲裁視為“外國的法律把戲”,不遵守國際商事仲裁規則。因此,中國企業希望提高勝訴率首先需要端正態度,學會遵守并掌握國際商事仲裁規則。

被動應對變主動防范

在疫情風險和政治環境的雙重考驗下,2020年上半年,華為公司實現銷售收入人民幣4540億元,同比增長13.1%,凈利潤率9. 2%。而這背后,華為的全球法律風險管控至關重要。

華為對于內外部的合規要求極為嚴格,整個法務部的員工有500多人,每類合同都要制訂合同模板,每個合同都要經過法務部門的評審,沒有法務部的簽字就簽不了合同。

“一旦企業在市場上優勢明顯,就應該警惕來自競爭對手的訴訟風險。因為,以知識產權特別是專利和商業秘密作為競爭武器,在商戰中屢見不鮮。企業應該大力布局,做好專利和商業秘密的訴訟預警和訴訟準備工作?!比饺鹧┱f。

在黃寧寧看來,一味地逃避或采取規避手段都是不對的,會給企業持續經營帶來嚴峻的挑戰。

“合規文化的培養和重視非常重要。外部律師在合規方面能夠給予企業的幫助很大,可以未雨綢繆地幫助企業完成風險控制和風險保護?!秉S寧寧說。

“中國企業要想防范可能遇到的法律風險,最本質、最基礎的,還在于規范自己的海外經營行為。個別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存在不遵守東道國法律與文化傳統、經營行為不規范等現象,這些少數企業的行為對中國企業整體的國際形象造成損害?!眳渭t兵建議,進一步加快相關法律法規的制定和完善,對中國企業對外投資中的競爭、海外經營行為進行規范和指導。

除此之外,律師在合規等方面能夠給予企業很大幫助,對企業預防和控制風險至關重要,中國企業也應及時轉變思想觀念,尊重涉外律師的專業意見。

顧嘉建議,中國企業在法律服務的采購上采取主動、提前的策略,需要花費一定時間培訓其內部法務人員,真正重視法律專業人士的作用,不再將法律服務當作“成本”,而應當作可以防范巨大風險并挽回巨額損失的“掙錢工具”,這樣中國企業才能化被動為主動。

責任編輯: 朱劍
双色球怎么看中奖了没有